队报:C罗过去几年曾和巴黎有过接触,但现在加盟已不可能

直播吧8月18日讯 本赛季夏窗关于C罗的离队传闻传得沸沸扬扬,《队报》透露C罗过去几年曾和巴黎有过接触。

《队报》表示,C罗上赛季打进了24球,是曼联队内年轻人的榜样。该媒体透露,C罗过去几年曾和巴黎有过接触,但现在这个想法已经过去了。从经济、体育层面来看,已经有梅西、内马尔、姆巴佩的巴黎(签下C罗)都是不可能的。

一位市场人士表示,现在最复杂的是C罗的态度,这不会让你想要签下他。

(CC油炸丸子)

北青体育:曾凡博和北京男篮的新秀合同还有两年

直播吧8月9日讯 根据篮球记者宋翔的报道,曾凡博已经返回国内,不过他新赛季的去向目前还没有明确说法。

据《北青体育》报道,去年夏天,北京男篮和曾凡博签下为期3年的A1类合同(新秀合同),之后同意他前往发展联盟点燃队、冲击NBA。目前他的北京的合同执行了一年,还有两年才会到期。

按照规则,如果曾凡博新赛季不回北京队,无论他想去哪里都需要北京队的许可,因为他的情况和去年的周琦和今年的郭艾伦都不同,他的合同还没到期。

(铁林)

从阿里润到亚马逊,我终于提前感受到“965”工作氛围啦!

我身边同事说,跨国外企是“养老单位”。“养老单位”肯定是有所夸张,但对比国内大厂真的是要好很多。

上面是一位网友的现身说法,说说我的经历吧!

我在互联网领域工作8年,经历过央企(2年)、大厂(6年)、外企(3个月)。上一家是蚂蚁金服,今年跳槽到了一家外企,身边的朋友恭喜我在“神仙外企”,但我更想从亲身经历出发,讲讲我从央企、大厂到外企感受最突出的几点差异。

1、企业文化

说起外企和国内企业,“企业文化”最常挂在嘴边,以前觉得企业文化很虚,到现在这个年纪才深深体会到它会影响打工人的方方面面,诸如何种情况下需要加班,是否能保持工作与家庭平衡,是否需要以及如何拍领导马屁这些具体问题。反复揣摩之后,我个人认为中外企业文化最根本的区别在于:

  • 外企更相信个体的力量可以让企业变得更强。
  • 国内企业更相信集体的凝聚力。

拿阿里和亚马逊的价值观对比一下,一目了然。

阿里的“团队合作、敬业“基本都是以集体为重,甚至提到平凡人做非凡事,先把人定义为平凡,给人的感觉就是进入集体先适应环境。

亚马逊的”主人翁、决策、选贤育能、敢于谏言、好奇求知、最高标准” 等都是强调个人力量的突破。

2、考核方式

我所经历的外企是OKR考核,国内企业是KPI考核。不管是OKR还是KPI, 和绩效有多大关系,就另当别论了。在这一点上,外企和大厂没啥区别。但也不能不重视KPI/OKR,写的比较含糊别让大家留下把柄也是写KPI /OKR的技术,起码保个本(绩效评B)。

我不是专职的HR, 无法从专业角度评论两种方法孰优孰劣。个人观点,OKR 更自驱(KR由员工自己定)、敏捷(KR可以随时改)。KPI 就是从上至下推行,大家目标一致,简单。但个人不会主动思考为啥要达到这个目标值,或者说你思考也没啥用,有时候明知道是错误的,也要勉强完成。领导层面,容易为KPI 达成率迷惑。从绩效考核方式的不同,很容易归因到企业文化的差别。

3、薪资

国内大厂老板(上级领导)对薪资的控制比例在20%甚至更高,这就是老板的一言堂。这种政策直接导致大家完全服从,各种花式拍马屁。服从抑制了基层创新,拍马屁可能导致上层被下层蒙蔽。

在外企,老板对薪资的控制力度较小,大约10%甚至更小。同时,外企管理者的薪资也和手底下人的反馈有关,所以管理者对员工至少表面上都是很客气的。另外我现在效力的这家外企就经历过员工投诉主管,甚至还有员工集体向总部弹劾中国区CEO的情况(尽管这种情况不常见)。相对来说,外企领导的权力和国内大厂相比,是比较小的。这又可以归因到企业文化上。两种管理孰优孰劣,见仁见智。

4、央企、外企、大厂,工作感受有何不同。

公司氛围

央企:氛围比较官僚,领导需要捧着,说话做事都要很小心。

外企:氛围比较民主,自由度比较高,崇尚flexibility和work life balance。

大厂:有一种奋斗的氛围,周围的每个人都很优秀并且非常努力。

工作节奏

央企:加班不需要理由,周末加班也得随叫随到,并且没有加班费也没有调休。平时的加班大部分是由于开会很晚,因为要等领导忙完再来开会。

外企:非常有时间观念,开会会严格按照预约的时间进行,其他时间自由安排工作。朝九晚五,基本不加班,周末偶尔加班可以调休。

大厂:早上上班比较晚,大部分都是10点半左右到,晚上7点晚饭后基本还会加一会班。工作时大家都很投入,和同事交流基本都是通过app,所以工作区一般都很安静。

薪资福利(具体)

央企:薪水+年终奖,年终奖根据业务完成度发,各种节日都有礼品,还有一些软性福利如干洗、早中饭等等。

外企:薪水谈的是年薪,没有额外年终奖,因为我们区域人比较少没有hr,节假日没有礼品。其它软性福利有话费报销,工作手机,出差可以住五星级酒店。

大厂:薪资14-16根据绩效而定,节日会有公司统一设计的礼品和活动,线上也有很多活动可以参加,领取公司周边。早中晚餐都可以在公司吃,并且还很丰盛,公司还有免费健身房、班车。

5、从互联网大厂裸辞到外企,我发生了哪些变化

从大厂裸辞之后,秉承着“找一份健康、可持续能沉淀的工作”的理念,我跳槽到外企亚马逊,转眼三个多月了,来分享下发生在我身上的一些变化吧!

节奏放缓氛围简单

朝九晚五的节奏相比于互联网的996真的太香了,我所在的部门,六、七点已经算是加班天花板了。外企的人尊重工作,也尊重生活,但不卷的工作节奏并不意味着人可以摸鱼,因为打工时间有限,大家反而会更珍惜实实在在的上班时间,并且和同事们简单相处。

而我也把之前在互联网无效卷的晚上时间,用来思考业务或者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拥有了掌控时间的自由来探索自己的可能性。

从注重敏捷性到注重规划性

外企整体的业务体量都是非常巨大,执行成本高,基本上绝大部分的执行工作都会交给agency,势必导致非常注重对员工的规划性和全局性的培养,这点从外企在校招时,只招聘管培生就能够看出来。在优秀领导的帮带下,我也从原先很容易陷入执行细节,变得能够更加充分思考。

从互联网的工具人转变成“人”

相比于互联网的唯KPI和结果论,外企更关注发生在员工身上好的变化,比如主动性,责任心的强化。

这个以人为本的理念,从公司的招聘规则上,也得到了体现。有次在内部hr的分享会上,关于公司的招人用人标准时,hr小姐姐提到当公司在评判一个人的时候,不会因为他是否是女性,是母亲,是家长,或者是一个gap很久的人,而随意否定ta,相反,这些特性也能反映其独特的优势。

在这样一种氛围下,我更觉得自己是人,而非在原先互联网氛围下的工具人。

更适应跨文化工作方式

全球化的工作体系,意味着时不时要和不同国家业务的小伙伴沟通,如何提升自己的沟通能力,针对不同背景的人进行沟通来达成自己的目标,便成了一个重要工作课题。

同时,英语也变成了一个必备技能,各种工作内容,60%都是英文版本,看剧,学外刊,刷芝士派上各种听力,变成我的一项日常。慢慢的,我从一开始对英语工作内容的陌生,到现在的能够比较顺畅的阅读,感觉自己进步非常大。

虽然夸了这么多,但躺平是不可能躺平的,这份工作因为职责和行业的变化,带给了我非常大的挑战,焦虑和压力也是常态化的。但我相信在整体良好健康的工作氛围下,自己也会越变越好的。

全市场:阿坎吉只想为国米踢球,他拒绝了一家西甲顶级俱乐部报价

直播吧8月18日讯 据《全市场》报道,多特后卫阿坎吉只想为国米踢球,他已经拒绝了一家西甲顶级俱乐部的报价。

国米和多特仍在就阿坎吉转会一事进行谈判,前者首次1500万欧元的报价已经被拒绝,后者希望得到2000万欧元的转会费。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可能会寻找一个折中方案,最终在1700万欧元至1800万欧元之间达成协议。

(二怪)

哈兰德谈转会:基于教练和球员做出选择 我一生都是曼城球迷

直播吧9月24日讯 在接受挪威媒体采访时,哈兰德表示他选择曼城是因为他是曼城的球迷。

谈及今夏加盟曼城,哈兰德说道:“我一生都是曼城球迷,我爸爸在那里踢球,我打进了14球,本赛季的开局不错。我是从教练、球员的角度选择俱乐部的,这就是我一直在想的。”

“归根结底,我是曼城的球迷,这就是我一直以来的样子。当我加盟曼城时,我希望能以积极的方式进步,让我成为一名更好的球员,这样挪威国家队可以更好使用我。”

(Luca)

何龙海破门,U21国足1-3不敌克罗地亚第一级别联赛球队

当地时间9月24日17:00,中国U-21国家男子足球队于克罗地亚Varaždin,同克罗地亚第一级别联赛队伍NK Varteks Varaždin队进行了一场比赛。

比赛第48分钟、第70分钟,对手利用边路传中机会两次攻破我队球门。第74分钟,何龙海边路突破小角度射门得手,扳回一球。第83分钟,对手利用角球机会再下一城。最终,球队1-3负于对手。

首发球员:王金帅、张祥硕、阮奇龙、刘文浩、朱越、郑雪健、朱启文、陶强龙、何龙海、刘祝润、刘俊贤

替补出场球员:黄子豪、蒋志鑫、金顺凯、段德智、易县龙

每体:引进福伊斯和默尼耶受阻,巴萨准备启动B计划追逐贝莱林

直播吧8月18日讯 据西班牙《每日体育报》报道,巴萨目前的引援优先位置是右后卫,他们考虑签回贝莱林。

巴萨原本的两名引援候选是比利亚雷亚尔的福伊斯和多特蒙德的默尼耶,但黄潜要求巴萨支付4200万欧元解约金,这是巴萨无力承担的。至于默尼耶,现在曼联加入到了竞争中,巴萨认为相当困难。

因此,巴萨准备启动B计划,就是签回自己的青训球员贝莱林,贝莱林2011年夏天离开拉玛西亚青训营去到阿森纳,他与枪手的合同到明夏到期。

贝莱林上赛季被阿森纳租借给了贝蒂斯,但因为贝蒂斯面对财政公平法案的问题,因此无法继续租借贝莱林。

阿森纳可能会在今夏给贝莱林自由身,来省去支付球员下赛季的工资,巴萨高层阿莱曼尼在去年夏天已经和贝莱林商谈了,但当时的巴萨主帅科曼制止了交易。

现在巴萨再度有意贝莱林,球员很熟悉西甲无需适应。哈维将在未来几个小时内与阿莱曼尼碰面,看看巴萨的右后卫引援如何操作。一旦成功出售德斯特,巴萨可能就将追逐贝莱林。

(Paul)

不知不觉中,已经有这么多老熟人在美国职业大联盟踢球了

足球在美国的影响力远远不及篮球和橄榄球,当年,球王马拉多纳走在纽约街头,却无人认识他,可见,那段时间,美国的确是足球的荒漠。不过,十几年来,美国足协一直致力于提升民众关注足球运动的热度,而且,成效不错。

美国的足球职业联赛叫做职业足球大联盟(英文简称MLS),这个联赛创立于1996年,相比NBA和NFL,MLS的起步晚,影响力也低。2007年7月13日,英格兰球星贝克汉姆加盟洛杉矶银河,MLS的影响力才得到提升,在贝克汉姆之后,法国球星亨利、利物浦前锋罗比-基恩、意甲球星内斯塔相继来到美国,为MLS开疆扩土。

时至今日,美国职业足球大联盟已经成为足球运动员离开欧洲后的不二选择,最近一次有球星加盟美职联是威尔士球星加雷斯-贝尔,今年6月,贝尔加盟洛杉矶FC。在贝尔之前,已经有一位前皇马球星在美国效力多年,他的名字叫冈萨洛-伊瓜因。

其实,以美国人的身体素质,参加任何团体球类运动都具备优势,就看他们想不想玩这项运动。目前来看,处于巅峰期的足球运动员不愿意来美国,但过了巅峰期,或者被欧洲俱乐部淘汰的球员还是愿意过来的。在MLS,无论是竞赛水平还是薪资待遇,都能得到保障。

两年前,小豌豆埃尔南德斯加盟洛杉矶银河,并效力至今。和其他从欧洲过来的球员不同,埃尔南德斯打算在美国长期效力,因为他是墨西哥人,与美国是邻居,相比大洋彼岸的欧洲,小豌豆在MLS找到了家的感觉。

除了以上几人外,前尤文中卫基耶利尼、前巴萨中场巴斯克斯、奥地利球员沙奇里也在MLS踢球。基耶利尼效力于洛杉矶FC,沙奇里效力于芝加哥火焰,老将巴斯克斯效力于多伦多足球俱乐部。对了,去年帮助意大利拿下欧洲杯冠军的因西涅也是刚刚到了美国,他加盟的是多伦多,和巴斯克斯做了队友。

白血病为什么越来越多?提醒:少吃三种食物,甲醛就可以远离你!

大家好!拥有健康的身体,应该从一点一滴做起!如:不偏食、不厌食、不挑食!并且要做到每天体育锻炼!还有多喝水,多吃水果。健康来自健康的生活习惯,关注刘医师,每天为大家推荐健康小妙方。

与过去相比,我们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随后又出现了许多困难和杂乱无章的疾病,但有些疾病仍然很难完全治愈,白血病就是其中之一。在今天的科学手段中,对于白血病还没有治愈的例子,当谈到白血病时,我们经常想到患有这种疾病的儿童,那么为什么造成这种情况呢?主要是因为孩子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发育,身体对病毒的抵抗力很低,这给了白血病入侵的机会,所以很多家长担心他们的孩子会染上白血病。其实很多疾病都是从口里传染到人体的,当然白血病也不例外,在我们平时的饮食中无意中传染到白血病,下面汇编了几种食物,我们一定要少吃,这样我们才能降低患白血病的几率。

第一,少吃劣质粉末

现在的粉末有很多种,如红薯粉、土豆粉等,款式都是朗朗,所以你不知道如何选择。” 然而,经过调查发现,这些粉条并不是由甘薯或土豆制成的,它们大多是由重金属和甲醛等有害物质组成的,而且比这还要多。一些黑人商人甚至用海藻酸钠和其他致癌物制造粉末。如果人们吃了很长时间,就会对他们的健康产生很大的影响,很容易导致白血病。所以我们通常买粉末一定要买正规的厂家,这是对自己的身体负责的。

第二,少吃海鲜

大家都认为海鲜营养丰富,生长在海里,健康也一定很差。但是这些看起来很干净卫生的东西,含有大量的甲醛,也使海鲜看起来更亮。但是这些都是假的,这些食品都不合格,为了让海鲜看起来更新鲜,所以用甲醛浸泡海鲜,会对人体造成很大的伤害,所以我们生活中必须少吃海鲜,这样我们才能防止甲醛对身体造成伤害。

第三,少吃一夜未煮熟的鸡蛋

鸡蛋含有很高的蛋白质,但如果鸡蛋通宵,就很容易产生病毒和细菌,而那些半熟的鸡蛋更容易产生细菌和鸡蛋,一旦人体进食,就会产生异常的血液,从而导致白血病。因此,编辑建议我们通常应该多吃煮熟的鸡蛋,因为只有这样,鸡蛋中的细菌和寄生虫才能被完全杀死,而且白血病的可能性也可以有效地降低。

今天就分享到这了!感谢大家的阅读!

替补功臣!努涅斯晒开心捧杯照:把那个盾牌拿给我

直播吧7月31日讯 利物浦在社区盾3-1力克曼城,乌拉圭中锋努涅斯替补独造2球。

他先是头球导致鲁本-迪亚斯禁区内手球犯规,从而为本队赢得点球并由萨拉赫主罚命中;又在最后时刻头球抢点破门,锁定胜局。

努涅斯也晒出了自己手捧社区盾奖盘的照片,显得非常开心,同时配文称:“把那个盾牌拿给我。”

(richard)